一直道歉XD

好啦之後應該會恢復穩定更新Q

 

 

佐助在離開教室的時候鬱悶了一下,因為鳴子用飛快的速度離開教室,再加上他又被班上女生纏住收到了各式的禮物。這樣子還沒完,當他要到了一個大袋子來裝收到的禮物之後,在前往學生會的路上,原本半滿的袋子變得沒有一絲空隙。

 

要不是學生會的人給他的禮物是減輕他的工作量──雖然還是不少,不然他恐怕還要再找另一個大袋子。

 

雖然他理性上明白今天家裡一定會有一場生日宴會,而且鳴子也一定會參加,但是他更希望的是可以兩人單獨度過。

 

不過就目前的狀況來看......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。

 

不用說家裡那群鬧騰的人,現在兩人微妙的關係也讓他頭疼不已,被意識到了雖然是好事,可是......

 

他有點忍受不了。

 

現在必須要小心翼翼地保持距離,每天還要反省自己有沒有太超過的行為,想著想著,佐助的眉頭皺的更深了。

 

處理完學生會的事情之後,他帶著微妙的心情離開學校。

 

"我回來了。"佐助打開家門,毫不意外的發現自家的客廳被佈置得十分花俏,每年都是如此,他也習慣了。

 

"歡迎回來,生日快樂!"香憐湊上去和佐助說道,她微微發紅的臉頰透漏了她的心思。

 

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,佐助想著,他沒想到香憐會出席,不過轉念一想,既然她住在鳴子家,這也不是太意外的事。

 

"嗯。"既然是客人,他也不好意思不做任何回應,不過除此之外的對話是不可能出現的。

 

佐助掃了一圈,沒有看到他想找的人。

 

"我們的主角回來了。"鼬笑咪咪的望著自家弟弟,"去換衣服吧,等爸爸他們回來再開始慶祝。"

 

佐助躲過了鼬想要戳他額頭的手,不疾不徐地走回房間。

 

一打開房門,吸引他目光的是一片金黃色,他尋找的那個人蜷曲成一團,躺在他的床上。

 

很明顯的,鳴子睡著了。

 

在收到小櫻傳來的簡訊之後,鳴子突然從歡樂的氣氛中抽離,取而代之的是不安,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被其他人發現異樣,她決定自己靜一靜。但是除了佐助房間之外,她還真的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獨處,在百般掙扎之下鳴子還是躲進了佐助的房間。

 

而她在進去房間之後,直接躺到佐助的床上,也沒細想以他們現在尷尬的情況下,這麼做會有什麼不妥。

 

也許是因為心情平靜下來了,躺在床上的鳴子在幾秒之後就睡著了。

 

因為如此,造成了這樣的局面。

 

佐助當然不可能知道鳴子在想什麼,也不可能知道為什麼她會躺在自己的床上,不過這對他來說是一種煎熬。

 

喜歡的女孩毫無防備的躺在自己的床上,還有比這個更讓人蠢蠢欲動的事情嗎?

 

鳴子皺起了眉頭,翻了個身。

 

佐助坐到床邊的地板上,盯著少女的睡顏,努力克制住想要碰觸她的雙手,但在他瞥到鳴子的頸部之後,內心的矛盾放大了數十倍。

 

並不是鳴子穿著過於裸露讓佐助心猿意馬,而是因為翻身而滑出衣領的那條項鍊─那條他在去水族館那天回家時交給她的項鍊。

 

她戴上了,為什麼?

 

這樣他是不是可以擁有一絲期待?

佐助情不自禁的,俯身親吻了鳴子的額頭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