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說家者流,蓋出於稗官;街談巷語,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。

最近這幾話的鳴子好像有點脫離了原本的個性,我會想辦法把她扭(?)回來的W

 

"喔~妳還滿厲害的嘛?"香憐見到了鳴子等人的練習說道,"對了,那個佐助啊,是參加什麼社團阿?"

"學生會。"鳴子擦拭著汗水,"妳想進去參一腳啊?"

"當然!近水樓台先得月嘛!"香憐露出得意的表情,"不過我可是會好好的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喔!"

"嗯哼。"鳴子有些敷衍,"但是配上妳那個紅到不行的臉實在沒有說服力。"

"我、我才沒有臉紅!"香憐有些結巴。

"欸,是嗎?"鳴子擺明了就是不相信。

"鳴子打算要回家了嗎?"雛田問。

"應該吧?怎麼了?"鳴子困惑的望著友人。

"他......不是會過來嗎?"雛田遲疑的問,她們都明白對話中的“他”是誰。

"誰?誰會過來?"香憐茫然的問,完全處於狀況外。

"呃......可是這樣要等好久喔,反正他也會自己跑到我房間啊,欸?還是今天是要到他家去嗎?不管啦,先回家好了拉。"衡量了時間,鳴子還是決定要先回家。

“那……要記得送出去哦,掰掰。”雛田笑了笑,先離開了。

“所以是誰會來找妳啊?妳可真受歡迎!”

“佐助那傢伙啦,反正等一下他就會過來了,等他很浪費時間耶。”鳴子翻了個白眼,平常她可能還會等一下,不過今天是那傢伙的生日,還是要準備一下。

“你們兩個……真的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嗎?”香憐質疑,“天天往對方家裡跑?”

“沒有吧,我想。至少我沒有,他是怎麼想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鳴子說,她並沒有打算把佐助那「明顯的」態度告訴香憐,“目前妳不用擔心我搶走他。”

“目前?那就是以後有可能囉?”香憐挑眉。

“不知道。”她自己也不明白,總之順其自然。

“喔~?我說妳怎麼這麼冷淡啊?有種刻意壓抑的感覺。”香憐指出,“到底在顧慮什麼?”

“有嗎?也許吧,只是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。”鳴子聳肩,好像很多人都這樣子說什麼「這陣子的我很不像我」,我到底怎麼了?誰知道啊?

"那剛剛她說的要送出去又是怎麼一回事?送什麼東西?送誰?"香憐好奇的問。

"今天是那傢伙的生日,我想八成在我們離開教室之後就有一堆女孩子一窩蜂的送他禮物吧。等等會辦個慶生會,不知道會在我們家還是他們家,算是兩家的小小慶祝吧。"鳴子解釋,"妳昨天才認識他,沒有準備禮物也沒關係啦,應該說準備了才奇怪吧?"

"欸,可是他是我的目標耶!就算是才剛認識、現在才知道他的生日又怎樣?哎,我昨天應該要問清楚的~可惡,這不是沒時間準備了嗎?"香憐高舉握拳狀的雙手,"等等我也會幫忙的,給佐助一個驚喜!"

"不不,不是說了這是兩家的小慶祝會嗎?當然當事人也知情啊。"鳴子吐槽道。

"這樣多不好玩。"她抗議著。

"哈哈,還有機會啦。"

兩人邊說邊進了家門,玖辛奈正在廚房忙著。

"我們回來了~"鳴子向母親喊道。

"歡迎回來。"玖辛奈探出頭來,手裡拿著攪拌器。

"今天是要去他們家嗎?"鳴子問。

"對啊,不在壽星家慶祝也很奇怪,等我把蛋糕做完就出門吧。"玖辛奈笑了笑,"爸爸下了班也會直接過去的,先去換衣服吧?"

"好喔。"

"阿姨,我可以幫忙嗎?"香憐問,她可不能錯過幫佐助做蛋糕的機會!

"哎呀,當然可以啊!換完衣服過來吧。"聽到自家姪女要幫忙玖辛奈當然是很歡迎的。

只是要幫人家慶生,應該不用特別打扮吧......回到房間的鳴子思考著,她拿出了幾件衣服,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決定穿和平常差不多的打扮──休閒的短袖上衣加牛仔短褲。

她瞄了一眼桌上的項鍊,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
還是......戴上吧。

明明只是要去慶生,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思考啊?鳴子想著,她的掙扎足足維持了半個鐘頭!這一定哪裡出了問題......

她拿起包包,甩了甩頭,深呼吸一口氣之後走出房間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G8倍
  • 樓主怎麼還沒跟新啊啊啊啊
  • 因為庫存沒了拉嚶嚶嚶
    我努力QAQ

    瀰玥 於 2015/07/13 22:23 回覆

  • cht
  • 加油//好愛樓主作的文
  • 謝謝QUQ

    瀰玥 於 2015/07/13 22:23 回覆

  • G8倍
  • 樓主加油啊啊啊
  • 努力ING

    瀰玥 於 2015/07/24 16:4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