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憐被安排在鳴子旁邊的房間,那是漩渦家的客房之一。

 

鳴子覺得她被香憐疲勞轟炸,整個人暈呼呼的。

 

不過她還是蠻喜歡這個中途冒出來的表姊。

 

“唉……”她趴在位子上頭,疲憊的嘆息。

 

“又怎麼了?”小櫻隨口問道。

 

“我表姊要轉學過來,她昨天搬到我家。哦,對,妳多了一個情敵了。”鳴子無力的說。

 

“嗯,不是妳就好。”她揮了揮手,繼續和學生會的公務奮戰。

 

“好了好了,現在來介紹兩位不合時宜的轉學生。”卡卡西用他不大的聲音說道,“他們下學期會加入我們班。”

 

走進來的是香憐和一個長得和佐助有幾分神似的男生,不同之處就是他帶著淡淡的微笑。

 

理所當然的,這兩個人的出現在七班造成了不小的騷動。

 

"我是漩渦香憐,請大家多多指教。"

 

"香憐和鳴子是表姊妹喔。"卡卡西補充,"所以帶轉學生這件事就交給妳了鳴子。"

 

"......好。"

 

"我叫祭,請大家多多指教。"

 

"那你們兩個就坐在鳴子後面的空位上吧。"卡卡西道,"其他人都拿到成績單了嗎?"

 

返校日的重點其實就是發放學期成績單,也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。鳴子在返校結束之後之後要去社團練習,不過看來今天的練習可能會遲到了。

 

"妳好,嗯......醜女。"祭帶著溫和的微笑,說出了女孩子們的禁句。

 

"......啥?"鳴子覺得理智有些斷線,"你剛剛、說什麼?"

 

她漾起由史以來最為燦爛的笑容。

 

"妳好?"祭有些困惑的複述。

 

"下、面、一、句。"鳴子有些咬牙切齒。

 

"唔......啊,醜女?"

 

"嗯,你好啊。"她在心裡要自己冷靜,"祭同學。"

 

因為鳴子和祭的對話內容讓教室的氣氛瞬間降到冰點。

 

"你才是醜男吧?內心醜陋。"香憐翻了個白眼,"妹妹,別理他。"

 

"嗯。老師,可以走了吧?"她向台上的卡卡西問道。

 

"可以了,不要吵架啊。"

 

"雛田,我們去社團!"鳴子一手拉著雛田一手拉著香憐,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教室。

 

"氣死人了!"鳴子鼓起雙頰,"妳們說,我真的很醜嗎?"

 

"我就說不要在意了嘛!"香憐戳了一下鳴子的額頭,"沒被說過是醜女阿?"

 

"鳴子從開學就很受歡迎......"雛田說,"她幾乎每天都會被人告白,只是最近比較少了。"

 

"喔~超級受歡迎嘛!妳這傢伙~只是被一個初次見到的人說醜而已啊?他又不了解妳對吧?就別在意了拉!"香憐說,"話說妳參加什麼社團?"

 

"體操社。"鳴子伸了個懶腰,"我們先去換衣服吧,香憐妳在體育館裡等我們一下。"

 

"好好好。"

 

"鳴子和香憐感情很好嗎?"在更衣的同時雛田提出了疑問。

 

"我還真的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......"鳴子道,"雖然以前曾經見過幾次面,但事實上我和她並不是很熟。"

 

"是這樣阿?對了,早上妳進教室的時候看起來很累,怎麼了嗎?"雛田想起在進教室時看到的愁雲慘霧。

 

"因為香憐昨天搬到我家阿,她的言語攻勢真的讓我有些昏頭。"鳴子聳肩,"不過她人很好啦,啊,對了,她對我做出了要把佐助搶到手裡的宣言。"

 

"欸?"雛田愣了一下。

 

"誰叫他昨天要到我家呢?"鳴子攤手,"反正應該不關我的事吧?"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