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鳴子,妳表姊來了哦。”玖辛奈敲著鳴子的房門,“她下學期要轉到妳們學校,今天搬到我們家。”

 

“欸?也太突然了吧?”

 

鳴子對這個表姊沒有太大的印象,因為小時候並不常和她見面。

 

“嗯,哈囉。我是鳴子。”她向表姊打了招呼,望著那頭漩渦一族的標誌紅髮。

 

"我是香憐。"

 

"妳們慢慢聊~"

 

".....先到我房間來好了?"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啊,她完全沒有收到事前通知,實在是有點困擾......

 

"香憐姊,妳怎麼會突然轉學?"在這個時間點轉學還蠻奇怪的,畢竟才剛開學沒多久就轉學實在是有些微妙。

 

"算是來投靠阿姨吧?"香憐回答,"雖然有人叫我姊姊好像還不錯,但是好歹我們也是同年的不是嗎?就叫名字就好了。"

 

"喔,好。"鳴子點頭,"真好,我也想要那一頭紅髮。"

 

她以前就很喜歡玖辛奈的紅色長髮了,常常感嘆為什麼沒有遺傳到母親的紅髮而是遺傳到父親。

 

"金髮有什麼不好的?"香憐揚眉,"真搞不懂。"

 

"對了,妳說的投靠是......"她真的對香憐沒有很大的印象,也就不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 

"雖然我們是表姊妹,但是其實是遠親。小時候雖然有見過一兩次面,可是我們兩家也不常連絡。所以就這樣失聯了,這幾年我算是自己生活的,突然和阿姨取得聯絡之後她就叫我過來一起住。"香憐說道,"至於我為什麼自己生活還有是怎麼生活的勸妳別問了,妳不會想知道的。"

 

"喔......好。"鳴子覺得腦袋有些暈呼呼的,也許是因為香憐說的話實在是太震撼了吧?

 

"嗯......妳現在是高一對吧?我也是喔。"香憐看著有些傻呆的表妹,有些不太能夠理解為什麼精明的阿姨會有這樣子的女兒。

 

"離開念了一學期的學校不會難過嗎?"要和剛認識的朋友分開再到新環境去重新開始很痛苦吧?

 

"為什麼要難過?"香憐不明所以,"就只是換個讀書環境啊?"

 

"也、也是啦......"為什麼她覺得對這樣子的回答有種熟悉的感覺?

 

"鳴子,妳有沒有男朋友?"香憐突然轉移話題。

 

"欸?沒、沒有。"鳴子愣了,"為什麼要這麼問?"

 

"因為要是妳已經有男朋友的話我不就輸了嗎?"香憐道,"不過妳長得也不錯啊?怎麼沒有交男朋友?"

 

"這個還要分輸贏......?"鳴子覺得她有點跟不上香憐的思考模式,"我不知道,雖然有很多人告白,可是他們又不了解我,這樣子在一起也不會快樂吧?"

 

“妳也太純情了吧?交往之後再了解對方也可以啊?不過如果妳有喜歡的人就不要這樣做。”

 

“所以香憐有交過?”鳴子問,她還是不太能夠接受香憐的邏輯。

 

“不,沒有,因為沒空。”她搖頭,“所以……”

 

打斷香憐的是打開鳴子房門的佐助。

 

“她是我表姊,香憐。香憐,他是佐助,我同班同學。”鳴子介紹道。

 

佐助微微點了點頭,便自顧自的坐了下來,拿出書本出來看。

 

而香憐用極快的速度把鳴子帶到一旁。

 

“他、他有沒有女朋友!?”她用氣音問著。

 

鳴子搖搖頭,對這個表姊有了新的認知——對帥哥沒有抵抗力。

 

“你們感情很好嗎?!”依舊是氣音。

 

“算……是吧?”

 

“妳對他有興趣嗎?!”

 

“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

“我要定他了!”

 

“……”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