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維持微妙的平衡維持了很久,表面上和平常幾乎沒有兩樣。兩個人還是一到對方家就窩在彼此房間,只是偶爾鳴子會跑去小櫻家,佐助偶爾也會到鹿丸家去做客。

 

“妳要送什麼?”坐在書桌前的小櫻問。

 

“什麼?”趴在床上看漫畫的鳴子不明所以的反問。

 

“佐助的生日禮物啊。”她放下手中的筆,“妳沒準備對吧?”

 

“還沒有,不知道要送什麼。”鳴子道,“感覺送什麼都很怪。”

 

“是妳的話不管送什麼他都會收吧。”小櫻說,語氣中有著淡淡的苦澀。

 

“那我們一起合送好了。”鳴子道,“這樣不是很好嗎?”

 

“不了,我自己送就好。不要因為妳不知道要送什麼就這樣。”她戳破鳴子的意圖。

 

“被發現啦?”鳴子吐吐舌。

 

“當然。”拜託,都認識多久了。

 

“嗚嗚,我真的不知道要送什麼啦!”鳴子耍賴似的在床上打滾。

 

“別鬧了,自己想。”

 

“哎呦,只剩一個禮拜耶!”鳴子道,“那天還要返校……”

 

“加油吧。”小櫻有些敷衍的說,“妳不是要去學校嗎?”

 

“嗯,要去社團。”

 

因為有很多社團的關係,所以場地有些不夠,就算是成績不錯的體操社也要輪流使用。

 

“掰掰。”小櫻忙著處理學生會的事情,社團活動一開始,學生會也要開始活動。

 

鳴子邊做體操邊思考著到底要送什麼禮物,宇智波家好像要辦慶生會,不過算是他們兩家私下的慶祝會,所以並不會邀請其他人。

 

“鳴子今天狀況還不錯哦。”天天道,“平常一定有在練習。”

 

“嗯,有時候啦!”佐助亂用公權的事可不能說出去,在那次之後他們還有來過幾次。

 

“下次的比賽要靠妳啦。”

 

“哪有,天天學姐才是王牌吧!”上次她可沒有得名。

 

“妳要接棒啊,青出於藍。”天天笑著說,“我應該是沒辦法拿到冠軍,但是妳有機會。”

 

“我會努力的。”

 

要送什麼東西比較好啊?鳴子再度沉思。

 

"好煩喔......"鳴子一邊拉筋一邊碎念著,"雛田~~~救我。"

 

"欸?怎麼了?"去水族館以後她們就沒有很常連絡,所以雛田完全處於困惑狀態。尤其她發現鳴子好像已經恢復正常了,也不知道要不要開口詢問到底產生了怎樣的心境變化。

 

"買給男生的生日禮物要買什麼比較好啊?"

 

"這、這個......看對方需要什麼吧?或者是送他喜歡的東西?"雛田思考著,她也只送過牙和志乃禮物......

 

"呃......"鳴子感覺到一陣惡寒,怎麼想答案都會是把她自己打包出去是最合適的啊!

 

"要送誰生日禮物?"雛田問,“佐助君嗎?”

 

“嗯……”鳴子非常的無奈,“小櫻她又不幫我……”

 

“妳們合好了?”雛田眨了眨眼,她錯過的東西好像蠻多的。

 

“對啊,我們找個地方說好了。”鳴子倒是忘記和雛田說了,因為練習時間已經結束了,所以她們就乾脆坐在角落開始聊了起來。

 

“因為那時候妳強烈排斥和佐助君在一起的念頭,所以我就……”雛田欲言又止,“班上同學也不會有人說呢!男生也不太可能會問妳……”

 

“現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。”鳴子嘆氣,“勉強維持著和以前一樣,不過要在其中劃開距離有點難啊。有好幾次差點放鬆了,好在可以逃到小櫻那裡,佐助也會去找鹿丸。只是他們也太強了,才沒多久就可以感情那麼好。”

 

“妳在顧慮嗎?”雛田說,“因為小櫻?”

 

“……不,我自己都還沒有釐清自己的感情。太複雜了。”她遠望。

 

“我也不是很懂,只是如果鳴子是男孩子的話我一定會喜歡上妳的。”雛田笑笑,“會被妳的個性吸引。”

 

“好害羞哦~”鳴子一把抱住雛田,“我也喜歡妳。”

 

“如果有結論要和我說喔,我陪妳去買禮物吧?”雛田溫柔的說,“我想只要是妳送的,佐助君都會很開心吧。”

 

“雖然知道這點,但總覺得莫名的不高興。”鳴子鼓起雙頰。

 

“為什麼?”

 

“嗯……沒有挑戰性?”其實她也不是很懂為什麼。

 

“呵呵,妳果然很可愛。”

 

"欸~?"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