鳴子在小櫻家住了一晚,她覺得舒暢許多。

 

“這個……昨天出去玩的時候買的。”鳴子突然想起這件事,“原本我還在猶豫要不要買,佐助說反正之後送也可以,不過我倒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送妳。”

 

“謝謝,回家小心喔。"

 

目送鳴子離去的小櫻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 

她明白她的機會非常渺茫,其實鳴子變得很依賴佐助了。他們在一起應該也是遲早的事,只要有個契機讓鳴子釐清自己的情感......

 

最後還是得靠我推她一把吧?

 

"妳們終於和好了啊?"小櫻母親道,"這次可真久。"

 

"是啊。"小櫻微笑,"我回房間繼續做功課。"

 

鳴子打開房間的門,發現裡面有一個不速之客。

 

“......你怎麼會在這裡?"她有些僵硬的開口。

 

"被帶過來的。"佐助默默的看著他的書,回答的時候並沒有抬頭。

 

"我就想說樓下怎麼沒有人......"鳴子拿出作業開始寫。

 

其實鳴子只是表面上鎮定,內心十分混亂。她並不想要失去這個朋友,所以她必須要和他保持距離......但是又不能做得太明顯,好難。

 

當然坐在對面的佐助也只有表面是冷靜的。在一大早就被美琴拉過來之後就非常忐忑不安,聽到玖辛奈說鳴子不在家的時候還暗自鬆了口氣。

 

但是這個非常平常的態度是怎麼一回事?這讓他無法專注看書……

 

除了鳴子在功課上遇到困難時詢問佐助之外,其他時間兩個人都沒有開過口。

 

"要中午了......"鳴子輕聲說,"媽媽他們還不打算回來阿?"

 

她可不會做飯啊,看來要出去吃午餐了。

 

"妳餓了?"佐助放下書本,"想吃什麼?"

 

"嗯?你要去買嗎?"

 

"廚房借我。"佐助淡淡的說,好像只是再說今天天氣還不錯一般。

 

"你、你會煮?"鳴子驚訝了,這樣子她身為一個女孩子還真是不及格啊......欸?不過他會不會煮好像跟我沒關係?

 

"嗯,多多少少。"佐助道,"想吃什麼?"

 

"呃......吃什麼好呢?"

 

幾乎每天都是媽媽煮什麼她就吃什麼,雖然她不太喜歡吃青菜,但是媽媽還是會逼她吃下去,所以現在她不太會挑食,也對吃什麼東西沒什麼成見......

 

"我也不知道冰箱裡面有什麼耶?吃什麼都可以拉......"

 

於是兩人就這樣轉移陣地到廚房去了。

 

鳴子坐在一旁看著佐助熟練的洗洗切切,除了震撼以外她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 

大概半小時後,佐助端著兩盤炒飯到她的面前。

 

"謝謝。"

 

可惡,會煮就算了,還不是普通的好吃!

 

真的很不平衡啊,根本超完美的這個人,除了那個表情以外。

 

到底對他是怎麼樣的感情呢?鳴子望著佐助那張面無表情的臉,大概三秒她就放棄了。

 

太模糊了!朋友、情人和親人的界線,在他們兩個之間實在是太不清楚了,這樣子不管最後他們變成怎樣的關係都不奇怪。

 

到底該怎麼辦?鳴子邊洗碗邊在內心哀號著。

 

盯著鳴子的背影,佐助不禁想著這樣子的景象好像夫妻一般,一個煮飯、一個洗碗。不過這一切只是妄想而已,他提醒自己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