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回來啦?”玖辛奈從廚房探出頭來,“好玩嗎?”

 

“嗯。”鳴子對母親笑了笑,便快速的回到房間。

 

“哎呀……”她頓了頓,又開始了嗎?不過這次可真晚……害她以為不會發生呢。

 

冰冷的笑容,上次出現是前年吧?不知道這次會維持多久?

 

鳴子呆坐在書桌前,突然想到她手裡還握著東西。

 

她默默的拆開,是一條掛著向日葵的項鍊。

 

“唉……”

 

她鬆懈了,才會讓他有機可逞。

 

鳴子從包包裡拿出她今天買的東西,因為是要給不一樣的人,為了區隔,包裝是不同的顏色。

 

她也有買東西給佐助,那時候看到了手機吊飾,腦袋閃過的就是他那沒有掛任何東西的手機。

 

不知怎麼的就一併買了下來,而且還沒有送出去。

 

每次在她意識到和某個男生太靠近的時候,就會主動劃清界線。

 

但是她回想起過去一學期的種種,就覺得自己很笨。

 

為什麼沒有發現呢?

 

應該是因為......以前有小櫻擋著吧?讓她很快就可以發現"心懷不軌"然後在剛萌芽的時刻加以斬草除根。

 

和她感情好的男生通常都只能維持幾周的時間,最長的也頂多一個月。

 

她想打電話給小櫻,就像以往一樣。

 

但是小櫻喜歡佐助啊!

 

她不希望對姊妹再一次造成傷害,不過小櫻應該、是知道的。

 

鳴子匆匆的拎著包包,衝到家門口穿鞋。

 

"我去找小櫻!"她飛快地跑出家門。

 

"哎呀。"玖辛奈打了電話到春野家。

 

"喂,好久不見。我家女兒剛剛衝過去了呢,不好意思要麻煩你們照顧一下。"

 

她們兩家其實距離並不遠,在玖辛奈講完電話幾秒鐘,鳴子就打開了春野家的大門。

 

"阿姨好。"她匆匆打過招呼就直接往小櫻房間跑。

 

當鳴子用力地打開房門的時候,小櫻正在書桌前看書。

 

她也不管兩個人已經有很久沒有交談了,幾乎是看到小櫻的同時就撲了上去。

 

"欸?"小櫻完全不明白為什麼鳴子會出現在她房間,不過在她看到鳴子的表晴時馬上拋下她的困惑,輕輕地拍著她的背。

 

"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......"鳴子呢喃重複著道歉的語句,抱著小櫻的手逐漸加重力道。

 

"沒事了,乖。"小櫻哄著,直到鳴子完全冷靜下來。

 

"妳說吧,我聽著。"

 

她們之間的感情並不是一兩件小事情擋在中間就會不見的,更何況這次的事情也不是她們願意變成這樣的。

 

聽著鳴子的訴說,小櫻大概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 

“所以妳太沒警戒心了。”小櫻道,“唉,班上所有人都沒有和妳說,結果讓妳意識到的是一個孩子。”

 

“這才是大家不和我說話的原因吧,因為佐助喜歡我?”鳴子悶悶的說,“也太冤枉了吧?”

 

“嗯……抱歉。”小櫻感覺到內心充滿愧疚,“但是在知道事實的時候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能逃走了。”

 

“我不怪妳,雖然和我想的有些偏差,我還以為他只是沒有交過朋友所以才……”鳴子低頭,“怎麼辦?”

 

“妳喜歡他嗎?”小櫻問,“照以前的經驗來說,在我不在妳身邊的時候,妳多少還是有戒心的啊?而且還可以全身而退。”

 

“做為一個朋友來說,我是蠻喜歡他的。可是我還不想談戀愛……”

 

“那並不是妳能決定的,而是感覺來了就是來了。”小櫻搖搖頭,“剛開始我是喜歡他的外表,但是久了以後發現他是個很認真的人,現在我喜歡的不只是他的外表,他的內在我也喜歡。”

 

“嗯……”鳴子似懂非懂,“我沒有想那麼多。”

 

“我知道,所以現在妳想怎麼做?”小櫻問,比起男生,姐妹還是比較重要。

 

“和之前一樣……吧?”鳴子思考,“我們家和他們家感情那麼好,躲不掉。”

 

“真羨慕妳啊,可以天天和佐助在一起。”小櫻望著天花板,“他一直以來都不怎麼理人的,就算我每天都跟在他後面……”

 

“要讓他說話是真的很難,最近才比較好一點。”原本十句回一句變成十句回四句。

 

“努力真的有用嗎……?”

 

“明明妳喜歡他,我卻……”鳴子覺得很難受,“對不起。”

 

“又不是妳叫他喜歡妳的,男生那麼多,可是鳴子只有一個。”小櫻笑笑,“但是我不會放棄,直到妳喜歡上他或是他喜歡上我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下來吃飯了,妳們兩個。”小櫻的母親呼喚著。

 

“走吧?”

"好。"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