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發生什麼事了嗎?”鹿丸抓了抓頭,詢問被拋在後頭的一干男性,“鳴子怪怪的。”

 

“嗯?哪裡奇怪?不是很正常嗎?”牙不明所以,他盯著鳴子看了一會兒,還是覺得和平常沒什麼兩樣。

 

“怎麼說呢……”鹿丸沉思。

 

“氛圍不一樣。”志乃淡淡的說。

 

“對,沒錯。”

 

“那種東西是要怎麼看得出來啦?!”牙翻了個白眼。

 

雖然是這樣子說,牙還是轉述了佐助他們遇到的事情。

 

"恩。"鹿丸點了點頭。

 

"所以呢?"牙有些不耐。

 

"別吵,我需要時間思考一下。"鹿丸像是揮蒼蠅般趕著牙。

 

"嘖。"

 

真麻煩,鹿丸想著,一邊和眾人一起在觀賞海豚的觀眾席上坐了下來。

 

鳴子改變的原因絕對不會是因為剛剛的事情,應該說那並不是關鍵點。畢竟今天早上還好好的,一定有什麼變數。

 

他回想起剛才見到鳴子那一閃而過的冰冷微笑,感覺有點像自家老媽生氣的時候會做出的表情,讓他不自覺的抖了抖。

 

“鹿丸,你會冷嗎?”一旁的丁次困惑的問,空調不是很涼啊?

 

“不會,沒事。”有些敷衍的回應丁次的關心,鹿丸再度陷入思考之中。

 

那問題是出在……雛田身上?不,應該不是。他瞄了一眼雛田,她應該也是查覺到有哪裡怪怪的吧?

 

那原因只會是出在花火身上。

 

一個旁觀者。

 

應該是她說了一些什麼我們不敢說、也不該說的話。

 

得到了結論之後,他有些頭痛。

 

完蛋了,也許他剛剛不應該在佐助面前說這件事情的,鳴子的改變八成和那傢伙有關係。

 

也許應該和他做個心理建設......

 

啊,怎麼這麼麻煩......

 

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。

 

算是和平的看完了海豚秀,一群人又在水族館繞了一圈,時間也差不多要閉館了。

 

趁著女孩子們去廁所的時候,鹿丸把佐助拉到一旁。

 

“最近鳴子的態度可能會和之前不太一樣,不要氣餒啊。”他道。

 

“怎麼了?”佐助皺眉,他從剛才海豚秀前在意到現在,明明他沒有發現鳴子哪裡不一樣,為什麼鹿丸這麼肯定?

 

“唉,因為你們的關係很敏感,班上同學在平常不會說什麼,所以鳴子沒有意識到你們的相處方式和一般朋友的相處模式不一樣。像我們也只能私下問你,可是今天來了一個什麼事都不知道的孩子,我覺得花火一定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。”鹿丸一口氣說了很多,“剛剛鳴子來餐廳找我們的時候,有一瞬間的表情不太正常,雖然在微笑,可是沒有一絲笑意。認識她一個學期,這可是第一次看到。鳴子是個情緒分明的人,能讓她變成這樣,一定是很嚴重的事情。”

 

“我知道了。”佐助覺得心情沉了下去,但是他又要怎麼做才好?

 

“別想太多,再觀察看看。”鹿丸拍了拍佐助的肩膀。

 

“嗯。”

 

明明他們今天才因為莫名其妙的理由成為朋友,但他們畢竟也同班了一個學期,幫點忙也不算什麼,鹿丸想著。

 

就在這樣子的情況下結束了水族館之遊。

 

佐助抱著困惑的心情,一如往常的送鳴子回家。

 

大概在途中他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了。

 

在這一學期的時間以來,除了一開始不怎麼愉快的相遇,接下來的相處是挺愉快的,甚至還有越來越親密的跡象。

 

很快的,佐助也發現鳴子只和他一個異性那麼親近,不管是鹿丸、牙、丁次還是志乃,鳴子都只是淡淡的不會和他們有肢體接觸。也許有一部份原因是他們也不會這麼做吧!

 

但是她不排斥他,甚至任由他撫摸、把玩她的長髮,一起回家的時候他們的雙手還會若有似無的相碰觸。

 

現在鳴子雖然還是和他並肩而行,但是卻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一個不會觸碰到對方,在表面上看起來和平常又沒有兩樣的距離。

 

在之前他總是會幫鳴子提包包,這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,今天早上也是他拿著。現在他兩手空空的,少了那些重量他反而覺得怪怪的。

 

可以明顯的感覺到,鳴子無聲的劃清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界線。

 

佐助知道他已經越過太多了,他甚至覺得鳴子也喜歡他,但是他又不確定了......

 

"給妳。"就算鳴子劃了界限,佐助還是想把東西交給她。

 

"什麼?"鳴子站在家門前,困惑的望著佐助遞給她的東西,那是水築館販賣店的包裝。

 

"謝禮。"佐助回答,說是謝禮也不為過吧,畢竟今天出去他也算是交到了其他的朋友,雖然是用莫名其妙的方式。

 

"好,謝謝。掰掰。"

佐助忍住想要撫摸鳴子頭頂的衝動,看著她走進家門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