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鳴子......你們剛剛牽手了吧?"雛田有些猶豫的開口,畢竟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難不成鳴子突然意識到佐助了,然後還發現自己喜歡上他、火速交往了?

 

"嗯?喔,對啊。"鳴子歪著頭思考了一下。

 

"為、為什麼?"雛田對於鳴子冷靜的態度感到十分不解。

 

"剛剛有人來搭訕我,被佐助趕走了。"鳴子說,"然後為了防止再次發生所以才牽手的。"

 

"原來是這樣子啊......"雛田不知怎麼的鬆了一口氣。

 

"是佐助說的。"她補上一句。

 

所以是被吃豆腐然後毫無自覺嗎......?雛田默默地想著,但是她的表現也太過於平常了吧?好像只是和同性好朋友牽手一樣,這樣好像......不太正常。

 

"咦?鳴子姊姊和那個哥哥沒有在交往嗎?"花火問。

 

"沒有啊?我們只是朋友。"鳴子笑笑的回答。

 

雛田盯著鳴子的臉部表情,發現她絲毫沒有動搖,而且有種......明顯想劃清界線的意味。

 

如果讓佐助君聽到......雛田想著,那他就太可憐了。

 

"我還以為你們在交往耶,這叫做什麼?曖昧?"花火繼續說道,不明白所有事情的她反而是那個最敢開口的。

 

"欸?是嗎?"鳴子還是笑笑的,但是這個笑容讓雛田沒有感覺到一絲開心的感覺。

 

"好了,花火,別說了。"她責備花火。

 

"喔,好。"雖然不明白姊姊為什麼要這樣說,但是花火還是很聽話地閉上嘴了。

 

“呦,這裡這裡。"鹿丸朝他們揮手,丁次依舊在埋頭苦吃。

 

"哇,丁次,你不會是從頭到尾都在吃吧?"鳴子瞠目結舌,不敢置信的問。

 

"如妳所見,他八成把這個月的零用錢都吃下去了。"鹿丸嘆氣,"雖然他的零用錢基本上都是被吃完的。"

 

"天啊,光用看的就飽了我說......"鳴子有些汗顏,丁次的面前堆的餐盒可不是小數目啊!

 

一群人魚貫的坐了下來,對於丁次的進食能力感到驚嘆。

 

“那、那個,我有帶食物來……”雛田說道,“不過不知道這裡能不能攜帶外食……”

 

“丁次都消費那麼多了,他們不會管啦。”牙列嘴笑。

 

“是嗎?那、大家請用。”雛田把有些重量的餐盒擺在桌上。

 

“哇,好豐盛。”

 

“姊姊今天很早就起床做這些食物了。"花火有些得意的說。

 

"同樣身為女孩子我真慚愧。”鳴子說道,“如果我是男生我就娶妳了雛田!”

 

“沒有人期望妳做餐點啦鳴子。”牙隨手拿起一個三明治一口咬下。

 

“欸,你什麼意思。”鳴子鼓起臉頰,“可惡耶!”

 

“沒有啊。”

 

“哼。”鳴子悶悶的拿起一個飯糰,把她的怒氣宣泄在食物上頭。

 

"很好吃。"志乃說道。

 

"謝謝。"雛田笑了笑,這幾個男生理面她比較熟悉的是牙和志乃,因為他們認識的時間比較長,再加上他們不會介意自己懦弱的個性,有他們在讓她很放心。

 

"啊,丁次你都吃那麼多了還吃得下雛田做的食物啊?"牙不敢置信的看著丁次拿了幾個三明治和飯糰。

 

整個午餐時間就在一個還算愉快的氛圍中結束了。

 

但是雛田卻有些不安,因為鳴子剛剛那一瞬間的不正常,讓她很擔心。

 

“我們去看海豚表演吧!”鳴子說道,“剛剛有看到海報。”

 

“好啊!”花火贊同道。

希望是多心了……雛田望著鳴子和花火,收拾好東西跟了上去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