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功課太多,所以忘了寫(汗

 

"感覺他們氣氛還不錯啊?"美琴悄聲說,她和鼬兩個人把佐助的房門開了一個小縫,兩人的對話內容一句不漏的被聽了個透徹。

 

“不過鳴子說了奇怪的話。”鼬指出不尋常的地方,在他看來鳴子不像是會有這樣子經歷的孩子。

 

“聽你說我才發現,不愧是我的孩子。”美琴道,“啊,真的該準備午餐了!”

 

時鐘的指針已經指到十一點半了,再不準備午餐絕對會來不及。

 

果然警戒心下降了不少啊,鼬想著。平常佐助就像貓一樣敏感,現在有了木天蓼(鳴子)就鬆懈了。

 

“鼬,快來幫我啊!”美琴呼喚著,“不然真的會來不及的。”

 

“好。”鼬輕輕掩上門,去廚房幫忙。

 

門內的兩人氣氛顯得有些奇怪,詭異的沉默瀰漫在空中。

 

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種情況的兩人就這樣僵持不下,感覺誰開口都不對,但是沒有人開口只會更加尷尬。

 

“你無聊的時候會做什麼?”鳴子問,再不找話題聊她就要被燜死了,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問題。

 

“看書。”佐助回答,不過現在多了一項想妳,後半句佐助並沒有說出口。

 

“哪天你的頭被書蟲蛀掉都不奇怪。”鳴子嘟囔著。

 

聽到鳴子這麼說,佐助勾起嘴角。

 

他的生活和其他人相較之下真的是十分無趣和平淡,但是在她出現之後,開始有了轉變。

 

"如果真的被蛀掉的話妳會難過嗎?"他沒頭沒腦的問。

 

"你在說什麼阿?"鳴子愣了,"我知道會有很多人難過,像是你的後援會之類的,阿姨他們也會難過吧?我只是隨便說說,你怎麼認真起來了?"

 

"那妳呢?"佐助執意想要知道她的想法,雖然他剛剛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脫口而出這個奇怪的問題,不過都問了,他就要知道答案。

 

"呃、嗯......也許?"鳴子皺眉,"換個話題吧......"

 

她只是想要讓氣氛不要這麼尷尬啊!為什麼會扯到奇怪的地方來了?對於這樣子的發展鳴子表示無奈。

 

"唔......好吧我放棄,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。"鳴子扁了扁嘴,"欸、說點什麼啊?不然很無聊耶......"

 

"......"佐助思考了一下,也放棄了。

 

感覺說什麼都不對。

 

兩個人就這樣發起呆來,直到鼬來叫他們吃飯。

 

"嗯?你們兩個怎麼了?神遊到哪裡去了?可以吃飯囉。"鼬打開佐助的房門,對於眼前的景象表示困惑。

 

"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,所以只好發呆了。"鳴子回過神來,說也奇怪,這樣子什麼事也不做,只是單純的在同一個空間裡也挺自然的,先前尷尬的氣氛也消失了......

 

"哇,看起來很好吃!"鳴子開心的看著桌上的拉麵,味噌做成的湯底搭配上滿滿的叉燒、魚板和蔥花等配料,看上去十分豐盛。

 

"阿姨我可是使出了拿手絕活,嚐嚐看吧~"美琴驕傲的說道,"要和我說感想喔!"

 

"那麼我開動了。"鳴子坐在佐助旁邊,心情很好的吃著她的最愛。

 

"如果再多一個女孩子就剛好了呢,對吧老公?"美琴笑笑的和富嶽交談。

 

"我覺得這樣就很剛好了。"鼬喝了一口味噌湯頭,"母親做的料理一如往常的美味。"

 

"不不不,別以為稱讚我做的料理就可以呼攏過去了,鼬。"美琴道。

 

"饒了我吧,母親大人。"鼬溫和的笑著,"目前我還沒有這個打算。"

 

"他們在說什麼?"鳴子悄聲問佐助,一面吃了一塊叉燒。

 

"沒什麼,只是希望那傢伙有女朋友。"佐助輕聲回道。

 

"欸?鼬哥哥沒有女朋友?"鳴子小聲驚呼,"沒有道理啊。"

 

原來這對兄弟都是奇葩,鳴子想著,佐助就算了,對待外人冷冰冰的,很難想像交女朋友之後會怎樣,但是鼬就不一樣了,對待大家都很溫柔,怎麼會沒有女朋友呢?

 

而富嶽至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說話,只是默默的吃著拉麵,聽著家人說話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