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說家者流,蓋出於稗官;街談巷語,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。

**考試周沒更新真是抱歉ˊMˋ

我沒存稿拉~~~~~~~~~~(滾走)**

 

"和我說說佐助在學校的樣子吧?"美琴帶著鳴子到了飯桌,示意她坐下來。

 

“冷酷、不盡人情、沒朋友。”鳴子道,她毫不留情。

 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直接的孩子,真可愛,“我想也是呢。”

 

鳴子愣了一下,對於美琴的反應感到困惑,她好像很難接上宇智波家的頻率。

 

“那說說妳對他的看法?”美琴接著問。

 

“一開始很討厭。”鳴子撇了撇嘴,“還以為這三年都不會和他有交集,但是莫名其妙熟了起來。”

 

“為什麼討厭啊?”美琴雙手撐著下巴,眨眨眼。

 

“他的態度很差,別人和他說話總是愛理不理的。”她輕輕蹙眉,“感覺把別人當傻瓜。”

 

“嗯~”美琴勾起笑,“那現在呢?”

 

“還是不喜歡他對別人的態度,但是我覺得他很厲害。”鳴子嘟起嘴,“平常學生會的事情已經很忙了,還要教我唸書,成績還一樣維持第一名。”

 

“你們平常都會聊些什麼阿?"

 

"大部份都是我在說話,也沒有聊什麼。”鳴子覺得美琴這樣是種另類的拷問,讓她有點無法正常思考。

 

"是嗎?這孩子從小就不擅於表達,鼬是優等生,讓他的個性變得有些特別。這可是佐助第一次帶朋友回來,雖然是我們邀請妳來的,不過以佐助的個性來說,如果不是感情很好的人他一定會直接拒絕的。"

 

"嗯......"鳴子點頭,"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。"

 

"有什麼不好意思的?"美琴摸了摸鳴子的頭,"阿拉,該來準備午飯了呢。把妳從佐助那裏拉過來真不好意思呢,等等來嘗嘗阿姨的好手藝吧!"

 

"沒關係,阿姨需不需要我幫忙?"不過平常在家裡媽媽也沒有讓她一起下廚就是了。

 

"鼬會來幫我,去找佐助吧?"

 

既然美琴都這麼說了,鳴子也不堅持,點了點頭。

 

循著剛才的記憶,她走回佐助的房間。

 

"啊,你還沒說你要什麼獎勵呢?"基於答應的事就要做到的原則,鳴子一直介意這件事情。

 

“還沒想到。"佐助坐在書桌前翻閱著一本厚厚的原文書集,那是他閒暇時間的休閒活動之一。

 

"好吧。"鳴子走到書櫃前,她看到上頭的書本名稱全部都是外文,這讓她有些傻眼,"你到底會多少種語言啊?天啊,看了就想逃走......"

 

鳴子的目光移到了相框上,她原本以為會看到各年齡的佐助,但她看到的只是一張張獎狀。

 

“怎麼說,你這個人好無趣阿。"她皺眉,"總覺得好像是用獎狀和書本堆出來的資料庫。"

 

佐助將書本闔上,轉過身來看著鳴子。雖然是自家母親邀請她來家裡作客的,不過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招待鳴子。

 

以前並沒有同學到他家來過,在鳴子家也只是學習而已。他也明白自己並不是很風趣的人,每天的郵件內容也是他絞盡腦汁想出來的。佐助並不是不善言詞的人,可是他們目前只是朋友,不可能說什麼甜言蜜語吧?然而要對朋友說什麼他不是很了解,這讓他很困擾。

 

"啊,是畢業紀念冊。"鳴子抽出一本有些許厚度的本子,"可以看嗎?"

 

"恩。"

 

那本畢業紀念冊看起來非常的新,感覺從來沒有翻過一樣。鳴子發現本子上的留言板沒有任何一個字,雖然在意料之內,但她還是有些難過。因為她的畢業紀念冊裡面充滿了大家的留言,而且還被寫到沒位置寫的地步。

 

向佐助詢問了班級之後,鳴子很快地就找到佐助的照片。但是在合照的部分,除了全班合照以外沒有一張是有佐助的。

 

"沒有朋友,會很寂寞吧?"她輕聲說。

 

"沒有擁有過,所以不會寂寞。"佐助回答,他走到鳴子身旁,漠然地看著畢業紀念冊。

 

"不會羨慕嗎?"她問。

 

"為什麼要羨慕?"

 

鳴子望向佐助的雙眼,想試圖從中找到因為他們的對話而產生的一絲寂寞或羨慕的神情,但她並沒有找到。

 

"好吧,要是我的話就會很寂寞。"她道,"下課時間的時候大家都三兩成群開開心心的聊天,但是自己身旁卻沒有任何一個人。想要和周遭的人攀談,但是總有一堵無形的牆阻隔在自身四周......『沒有人想理我』、『我在這個班級裡是多餘的存在』、『我做了什麼?』這些念頭充斥在腦海中,然後面臨崩潰。"

 

在說話的同時,鳴子的眼神變得相當哀戚。

 

"是我不想理他們、如果沒有我全校的班級排名會很後面、我什麼也沒做。"佐助從鳴子手中抽走畢業紀念冊,將它擺回原位。

 

"好自大。"鳴子笑了。

 

"是嗎?"佐助輕敲了一下鳴子的額頭,"是妳想太多。"

 

"欸!你幹嘛?!"鳴子向後退了一步,用雙手護住額頭,怕佐助再對她的額頭下手。

 

"讓妳清醒一點?"他半開玩笑的回答,“這不像妳。”

 

“那麼,怎樣才像我?”鳴子問,“一切樂觀到底?沒有悲觀的權力?”

 

“我沒這樣說。”佐助放軟了聲音,“對不起。”

 

都是因為他。

 

“你沒做錯事,雖然事情是因你而起的,但是你不需要道歉。”鳴子堅定的說。

 

鳴子這樣子的反應讓佐助覺得很心痛,他輕揉鳴子的頭髮,像是在安慰她一般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腦家
  • oh ya
    可是因該考的不錯吧
    我等更新等很久的說
  • 我也希望考的不錯啊
    我們大部分是作業拉(倒地
    不過這學期考試蠻多的
    都集中在今天Q_Q
    我、我努力更新

    瀰玥 於 2015/04/28 23:4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