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說家者流,蓋出於稗官;街談巷語,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。

佐助並不是沒有感覺到班上的氣氛和之前不同,但是他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樣子的問題。

畢竟是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產生興趣,對於那天文化祭的失態他也很後悔。不過後續要怎麼處理他真的不知道。

佐助能做的就是盡量不要在班上和鳴子接觸,就像以往一樣。然後壓抑住當其他男生接近鳴子時所釋放出的氣場。

但是這樣子並不能解決問題。

可是他同時也對於自己在鳴子心中的地位有所提升感到開心,理性與感性之間的矛盾感讓他陷入更深的煩惱之中。

讓佐助覺得更奇怪的是小櫻,因為她一樣不死心的跟在他的身後。

佐助甚至還想過要利用小櫻的感情來解決鳴子現在面臨的狀況,但是一旦被鳴子發現他並不是真的喜歡小櫻而和她交往的話,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。

即使鳴子和小櫻現在處於非常微妙的情況,她一定還是會維護自家好友的。

小櫻在鳴子心中的位置比較高,這是無庸置疑的。

朋友到底是什麼?這樣子的疑問同時出現在佐助和鳴子的心中。

對佐助來說,他的朋友就是鳴子。即使他想和鳴子有進一步的關係,也還是建立在兩人是朋友的情況下。就算最後他還是無法得到鳴子的芳心,他們依舊是朋友。

但是他不懂為什麼可以因為一個異性(而且還是他本人)讓感情很好的朋友吵架(其實是冷戰),還能夠若無其事地過著原本的生活,好像她們從頭到尾都沒有交集一般。

佐助偶爾會在鳴子的眼神中發現一絲寂寞。

但他到底可以做什麼?

 

考完段考的鳴子將臉貼在教室的書桌上,因為想要忘記目前的處境所以卯足全力準備考試的她,這剎那感到濃濃的空虛感。

雖然雛田恢復了以往的態度,雖然班上的男孩子開始和自己有說有笑,但是事情還是懸掛在那裏。

她餘光瞄到小櫻和井野兩個人正在輕聲交談,而且面帶微笑。

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明明這兩個人在前一陣子還在爭奪佐助而只維持著表面的和平,但是在文化祭結束到現在,井野彷彿就取代了鳴子當初的位置。

這讓鳴子的心抽痛了好幾下。

她們之間的感情是那麼容易就可以破壞的嗎?在升上高中以前,鳴子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她了解小櫻,但是自從進入木葉高中,小櫻進入學生會之後,她就有種小櫻漸漸離她遠去的感覺。

她們越來越疏遠,但是鳴子總是下意識地忽略這個事實。『只是因為小櫻比較忙而已』、『比賽快要到了』、『小櫻看起來很累,不要吵她』,這些念頭是不是造成兩人之間的裂縫?

最讓她難過的是,小櫻同時也會是那個最了解她的人。她不可能不明白鳴子對於男孩子的排斥感,也不可能不明白當她喜歡上某一個人時,鳴子是絕對會和對方劃清界線的。

但是宇智波佐助對鳴子的強烈執著,加上玖辛奈不可違抗的命令,讓一直以來的平衡被打破了。

但是她和佐助只是朋友,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,鳴子這麼想。

"鳴子,妳怎麼了?"雛田擔憂的聲音傳來,"身體不舒服嗎?"

"沒事......"鳴子抬起頭,"只是因為考完試了,有點空虛。"

"那就好,走吧?去體操社也許會好一點?"雛田溫和的笑了笑。

"也好。"鳴子點點頭,"去活動活動僵硬的身體吧!"

和鳴子恢復交流讓雛田也增加了不少壓力,畢竟同儕那種無形的共識是會讓人感到極度不舒服的。可是為了一個沒有錯的人,而且還是她的朋友,雛田覺得那並不算什麼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腦家
  • 樓主太棒了加油加油!!
  • 最近比較清閒
    所以更的速度比較快
    等我忙起來就(X

    瀰玥 於 2015/03/19 22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