鳴子到了學校以後,她覺得氣氛很奇怪,平常到班上和大家打招呼都會有人回應,但是今天回應她的是一片寂靜。

她試著向櫻攀談,可是她卻沒有給她任何反應,井野也一樣。雛田則是露出了微微為難的眼神,對她苦笑。

到底怎麼了?鳴子皺起眉,她大概可以了解到現在她是被排擠的狀態,可是她不知道其中的原因。連櫻都不理會她,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……她有些無力的趴在桌子上,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?

見到最不希望發生的場面,鹿丸撐著頭皺起眉。鳴子沒有做錯什麼,只是她讓佐助對她產生了興趣,一群愛慕卻又得不到佐助的一字一句,甚至佐助連看也不看其他人。如果他一直維持著這樣的平衡就不會有事,偏偏他又要打破平衡,高高在上的佐助大人害人不淺啊!

男生們雖然不會加入排擠,但是也不敢和鳴子靠太近,他們無法承受佐助的強烈殺氣太久。鹿丸苦於井野的壓力自然也沒辦法靠近鳴子,雙重壓力他可是受不了啊!現在能夠毫無壓力靠近鳴子的只剩下牙和志乃了,一個少根筋,一個我行我素。如果雛田再加把勁,鳴子就多個人陪了。雖然這只是治標不治本,看起來需要有人推一把才行。

一整天下來鳴子都是自己一個人,這還是第一次她周遭沒有別人和她一起行動,這種感覺很奇怪,大概就像其他人身上都有一面隱形的牆壁,而且那面牆壁的名稱就掛在上頭--拒絕。

沒有人陪她聊天,這讓她悶得很。對一個愛說話的人來說,不說話會要他們的命。看起來去社團也會很難受,鳴子索性翹掉每天的練習,換好鞋子之後就向外狂奔。她從校門的坡道向下奔跑,她沒有目的地,只是不斷的跑著,等她意識到時,她跑到了一個平台上面,可以鳥瞰整個城鎮。她忍不住在這空曠的地方大叫,把一整天下來的鬱悶全部抒發了出來。鳴子在那裡呆滯的看著落日,等到太陽完全下山後才緩緩離去。

另一方面,雛田對於軟弱的自己感到懊惱。她很清楚整件事鳴子根本沒有錯,可是大家給予的壓力讓自己沒辦法和鳴子開口說話。明明沒有和她說話會讓她更難過的,雛田非常擔心鳴子,但是同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尤其是發現她沒有出現在社團練習的時候,平常可是不會發生這種事的,鳴子曾經對她說過在社團練習的時間她很自在,不管有什麼煩惱只要來到這裡心情就會舒暢許多,但是現在她卻沒有到社團來,就代表這件事讓她打擊非常大。雖然鳴子並不是個脆弱的女孩子,她並不會因為這樣子就被擊到,可是還是會難過的。雛田下定了決心,往一年級導師室走去......

回到家後,鳴子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,默默地思考著。經由剛剛的狂奔,她的情緒也冷靜了下來,在學校那些無形的壓力對她來說實在是太沉重了,讓她有點承受不住。現在的她腦袋清醒多了,她很明白這樣下去是不行的,連自己的青梅竹馬都對她愛理不理的,不過最近鳴子和小櫻的感情並沒有之前那麼好,大多數的原因還是學生會的公務繁忙所致,就算是這樣,她們還是會打招呼或閒聊幾句。井野算是除了小櫻以外和自己感情算好的朋友,社團也在同一個,平常也會熱絡的來找她聊天,今天卻直接忽視掉她的存在。而雛田......百分之百沒有要排擠她的意思,但是隨著大多數人的反應而做出一樣的反應也是無可奈何的,鳴子並不怪她。所以--鳴子想了想,能夠讓她被大家排斥的原因好像也只剩下那個輕浮男了吧!想通了以後,她無法克制地在床上瘋狂大笑。

"真愚蠢....."她輕聲說,"都已經高中生了還為了爭男生而排擠人啊?"

她既然知道了原因,那一切就好辦了。

漩渦鳴子的字典裡可沒有妥協兩個字。

"鳴子!下來一下!"玖辛奈的叫喚從樓下傳來。

"來了。"

鳴子三步併作兩步,快速的走到樓下,原本想通事情之後她的心情變得非常好,卻在到樓下的這一刻又變差了。

"今天開始一起和佐助君學習吧!"

鳴子深深覺得自家母親的這句話對她來說是惡夢的延續......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