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說家者流,蓋出於稗官;街談巷語,道聽途說者之所造也。

小櫻對於佐助把鳴子叫出去這件事當然是很在意的,不過鳴子和她說是為了慶生的事,她也就釋懷了——雖然這只是事實的一部分。

木葉高中在每一個學期都會有盛大的活動,這學期的活動是文化祭,每個班級都開始準備班上的主題,而七班的主題是女僕執事咖啡廳,雖然是很老套的主題,但是高中生總是想要嘗試一次穿上平常絕對不會穿的衣服。

理所當然的,女孩子們卯足全力為所有人做服裝,但是量身成了一個大問題--誰要幫佐助量呢?佐助幾乎是不會理任何人的,在班上也沒有同性朋友,雖然女生們都想幫佐助量--當然不包括鳴子--可是沒有人可以靠近他,應該說碰壁太多次所以無法再一次接受打擊吧!

結果這差事就落在前不久被佐助拉出教室的鳴子身上了,鳴子一整個無奈到了極點,她在心中默默的翻了個白眼,拿出手機發送了自從知道佐助聯絡方式以來的第一封郵件。

這個人真是孤僻啊!鳴子不由得這麼想,於是在郵件最後添上了與主題無關的一句話。

這時的佐助正在學生會裡忙著文化祭的相關工作,非常焦躁。但是在看到鳴子的郵件之後,他的心情就好多了。

『欸,班上文化祭要做衣服,報上你的資料來。

 

你給我去交朋友,孤僻男!』

不過沒有人會沒事就去量自己的三圍,至少佐助不會。他順手回了郵件,繼續和工作奮鬥。

“那傢伙……唉,算了。”鳴子看到佐助回覆的郵件,覺得有些頭痛。

“鳴子!過來這裡幫忙一下!”

“來了!”鳴子隨手把手機放在桌子上,向井野走去。

依舊亮著的手機螢幕上呈現的是佐助的回應。

『放學幫我量。

妳是我朋友。』

鳴子放學後一樣到體育館裡練習,一般來說五點半前佐助一定會出現,今天卻還沒有到。自從鳴子比賽結束後,小櫻就沒有再和佐助一起到體育館了,因為工作增加了不少,另外就是她以為鳴子比賽後就會直接回家,不會持續練習,就算會也不會留很晚。

鳴子想了想,雖然可以就直接回家,但是那個孤僻男把她當朋友……

於是她收好東西,打算去找佐助。偏偏佐助沒有接她的電話,她只好推測他現在會在的地方--八成是在學生會吧!

但是她到了學生會門口之後有些卻步,完全是外人的她進去不是很奇怪嗎?鳴子悄悄的將門拉開一個縫隙,向裡面望去。

應該是繁忙的學生會,卻沒有其他人在裡面,她大膽的拉開門,走了進去。

佐助趴在桌上,明顯是累壞了。雖然已經是春天了,但是趴著睡還是有可能著涼,鳴子見狀便將外套輕輕的蓋上佐助的背。

她看著睡著的佐助,覺得好像可以理解大家為什麼會迷戀上他了。如果他平常不一直皺眉頭,擺臭臉的話。

鳴子坐在佐助身旁托著下巴,她沒想到他會這麼認真的做學生會的工作,應該說她根本不了解佐助吧!平常鳴子總是和井野、小櫻她們在一起,和佐助相處的時間只有每天短暫的幾分鐘。在班上鳴子不會主動和佐助說話,佐助也不是那種沒事會找人抬槓的類型,雖然自己好像是最靠近佐助的人,但她沒有實感。

啊,這樣子對小櫻好像不太好……鳴子突然想到,但是現在打給她也很奇怪……而且學生會其他人不會回來嗎?這可真是兩難啊!

佐助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鳴子豐富的臉部表情,這讓他湧出想知道這女孩到底在想些什麼的念頭。他沒有出聲,能夠這麼近距離看著鳴子是很難得的,他不可能放過這樣子的機會。

她的頭髮在夕陽的照射下給人正在發亮的錯覺,為什麼她總是紮著雙馬尾呢?像晴空的清澈雙眸總是炯炯有神、自信十足。纖細的身軀看起來有些脆弱,但是她絕對不是個嬌弱的人。

但是他終究不了解她啊,雖然對她說了是朋友……

“哇!你醒啦?怎麼不出聲?”鳴子嚇一跳,有些慌亂。

又是個有趣的表情,佐助想著。他沒有說話,依舊趴在桌上的他伸出手把玩著鳴子的頭髮。

“怎麼了?”鳴子不明所以,雖然她是不在意頭髮被摸啦,只是佐助的眼神好像有點……溫柔?這讓她有點不知所措,這樣子是犯規!她覺得她一定臉紅了,好在現在是傍晚……

“對了,我是要幫你量身體尺寸的。”鳴子想要逃離這種奇怪的氛圍,再繼續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她雖然不知道,可是本能告訴她不能沒有動作。

雖然有點可惜,但是還是要做正事啊,佐助想著。他放開把玩鳴子頭髮的手,準備站起身的時候他注意到了背上的外套。

披在肩上好像也不錯呢……他想。

鳴子用尚未平復的心情默默的幫佐助量身,心中不斷的咒罵著,也許她認為這樣就能夠恢復正常吧!她看到佐助極為自然的把她的外套披在肩上,這讓她的心緒亂得更厲害了。

“好了。”鳴子道,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鳴子快速的收拾好她的東西,她不想在這裡逗留,平常雖然他們也是單獨相處,可是今天的氣氛實在是太奇怪了!

“我送妳。”佐助把外套還給鳴子,用極為溫柔的動作罩在她身上。

“沒關係,我自己可以…”鳴子道,她感受到藉由外套傳來的佐助的體溫,這樣的情況真的有點糟糕!

為了不讓鳴子拒絕,佐助索性把鳴子的書包拎了起來。

“欸,誒?”

他他他!他到底在做什麼?!鳴子覺得事情非常不受控制,那可是她的書包耶!

“走吧。”佐助說。

因為書包被拿走了,不得以只好妥協的鳴子有些警戒的走在佐助身後。

他們一路上都沒有說話,不過這次的寧靜是鳴子夢寐以求的。

“哎呀,鳴子?”

“呃、媽、媽媽…?”完了,鳴子心想,雖然玖辛奈出現會比水門出現好,但是都不要出現更好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瀰玥 的頭像
瀰玥

迷濛的夜中有朦朧的月

瀰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櫻笑
  • 寫到好有文采↖(^ω^)↗
  • 謝謝XD

    瀰玥 於 2014/11/20 21:32 回覆